高相国先生生于黑山白水之间,师从贾又福老师(贾又福师从李可染先生),创作在晋文之地,其艺术风格既有关东人的情怀,也流露出晋人的遗风。高先生祖籍东北,辽阔的东北沃土和旷达的天地景象给了他无限的艺术创作灵感和精神给养。画山水人定观山水,高先生常说:“师造化比师古人更重要,离开大自然和传统,不可能有任何创作。”在愈40年的创作历程中,高相国先生坚持立足本土文化,但又积极革新。他创立了几何变形山水画派,将山水景物进行几何形状的概括与抽离,用大开大合的手法进行铺陈与表达,大色彩,大角度,大收大放,形成了独到的“高氏浪漫主义山水情怀”,也被称赞为“中国几何变形山水画第一人”。
笔墨是中国画的底线,也是中国画发展上最大的障碍。高相国没有被传统笔墨捆绑,高先生总是以简约而概括的线游走于宣纸,每一根线条、每一笔顿挫都变成艺术家对世界的感受,变成艺术家生命的印痕,灵动中透露出坚强不屈的生命张力。笔和墨,在高相国的画面上不再是单一的结构或组成画面的因素,而是生命的载体,这一点,就与传统“文人画”和那些所谓的“新文人画”拉开了距离。 高先生非常注重山水画语境的拓展,以往,我们崇尚山水画的逸趣,将逸品当做山水画的最高境界,高相国的作品自觉取舍了宋元以来繁多的山水画皴法程式,他是在以一种反传统的方式在呈现自己心中的山水,他用生命写出的山水,不仅创造出新的山水图式,重要的是,打破了以往山水画的叙事性和逃逸现实的伦理意义。这是艺术家高相国在探索和追求上达到的高度。 高先生的山水作品具有强烈的当代意识与变革精神,以及当代艺术的气质。他的黑白变调作品,不仅仅涵盖了中国常用的文化符号,同时揭示了现代文明成长的痕迹,这种黑白之间的咏叹本身就是一种可贵的创造,值得我们花很长时间去理解与品味。